脾体阴用阳运用,六节藏象论

黄帝问曰:余闻以六六之节,以成三虚岁,人以九九制会,计人亦有三百六十五节,感觉天地,久矣。不知其所谓也?

“胃体阳用阴,脾体阴用阳”首见于西夏名医喻嘉言,其编写《医门法律·中寒门方·论附子理中汤》言:“人身脾胃之地,总名中国土木工程公司,脾之体阴而用则阳,胃之体阳而用则阴。”
喻嘉言运用体用学说简明扼要的牢笼了脾、胃的病理生理特征,为治病脾胃病提供了临床带领观念。

黄帝问曰:天有八风,经有五风,何谓?

岐伯对曰:昭乎哉问也,请遂言之!夫六六之节,九九制会者,所以正天之度,气之数也。天度者,所以制日月之行也,气数者,所以纪化生之用也。

“体用”作为解说脏腑形体与效果的关联性,被利用在中医学理论中。脏腑体用理论包蕴五脏体阴用阳和六腑体阳用阴两地点,在中医诊断医疗中均具有首要性意义。《内经》言:“视其外应,以知其内脏,则知所病矣”。中医辨证司外揣内,通过旁观“用”的变迁来推论“体”的更动,即辨用识体;曹魏张景岳、喻嘉言等医家将阴阳理论与体用理论相结合用以讲解脏腑作用与形体的关系,体用二者譬喻阴阳互根互用,一个都无法少,《医源·脏腑体用相资说》言“体用相资之道也。内而内脏,莫不皆然”,即体用互资,调用能够治体,临证遣方用药当体用兼顾。

岐伯对曰:八风发邪感觉经风,触五脏,邪气发病。

天为阳,地为阴;日为阳,月为阴;行有分纪,周有道理。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而有奇焉。故大小月三百六十30日而成岁,积气余而盈闰矣。

有关脾胃学说的临床应用有“脾胃合论”与“脾胃分论”两大类。“脾胃合论”早在《内经》即有记载,《素问经注节解·太阴阳明论》言:“脾胃者,土也。土为万物之母,性命托之感觉基,脏腑资之感到养,所系至重,非它脏之比较,故特为之合论焉”感觉由于脾胃特殊生理效能,故将两侧合而论之。“脾胃分论”亦见于《内经》,金朝上津老人解说最确切,其门人华岫云谓之“今观叶氏之书,始知脾胃当深入分析而论,盖胃属戊土,脾属己土,戊阳己阴,阴阳之性有别也。脏宜藏、腑宜通,脏腑之体用各殊也。”“胃体阳用阴,脾体阴用阳”是一对相辅相成的概念,既重申脾胃同居中焦,彼此关联,互为亮点,又鲜明双方鲜明差异,互相区分。“胃体阳用阴,脾体阴用阳”理论是基于脏腑体用特色而提议的,胃主受纳,属腑以通为用;脾主运化,属脏以藏为性。太阴湿土得阳始运,阳明阳土,得阴自安,脾喜刚燥,胃喜柔润。脾喜刚燥恶柔润,以阳为用主运化气血,其体阴柔故最恶湿困;胃喜柔润恶刚燥,以阴为用受纳水谷精微,其体阳故最恶刚燥。“胃体阳用阴,脾体阴用阳”将脏腑与体用学说灵活结合,既强调脏腑特异性,又兼顾全体,重视功用与形体、脏与腑的联系性,突破了可是立论某脏、某腑的局限性,颇具特色。

所谓得四时之胜者,春胜长夏,长夏胜冬,冬胜夏,夏胜秋,秋胜春,所谓四时之胜也。

立端于始,表正于中,推余于终,而天度毕矣。

秦笛桥名乃歌,号又词,新加坡人,今世名医秦伯未祖父。工诗古文辞,兼擅六法,专长医道,活人甚众,著有《玉瓶花馆丛稿》《俞曲园工学笔记》等,是上海派中医的代表。《梁国名医医案精湛》收音和录音秦笛桥“脾弱案”,便是对“胃体阳用阴,脾体阴用阳”理论的接轨发挥。

东风生于春,病在肝,俞在脖子;DongFeng生于夏,病在心,俞在胸肋;西风生于秋,病在肺,俞在肩背;东风生于冬,病在肾,俞在腰股;中心为土,病在脾,俞在脊。

帝曰:余已闻天度矣。愿闻气数,何以合之?

“胃主纳食,体阳而用阴;脾主健运,体阴而用阳。阴阳异位,《内经》于《太阴阳明篇》言之甚详。今胸次嘈杂似饥,食后或腹中胀满,可见脾胃升降不和,失其用矣。先提按根本大伤,水不涵木,阳化内风,上扰清空,则头酷炫旋。肺主一身之气,通调水道,下输膀胱,化源渐竭,右降无权,小便淋漓艰涩。心主血,营液枯涸,孤阳亢逆,则恼怒不寐。至若两足浮肿,步履困苦,病在形体,治当从缓。脉数右涩左虚,舌光。姑拟消痈调气,佐以清养。”

故春气者,病在头;夏气者,病在脏;秋气者,病在肩背;冬气者,病在四肢。

岐伯曰:天以六六为节,地以九九制会,天有30日,日六竟而周甲,甲六覆而常年,三百六十七日法也。

“吉林参、生绵芪、广郁金、玫瑰花、炒玉竹、制香附、焦枳壳、鲜橘叶、金石斛、宋半夏、炒栀仁。”

故春善病鼽衄,蒲月善病胸胁,长夏善病洞泄寒中,秋善病风疟,冬善痹厥。

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其气九州九窍,皆通乎天气。

按:此案初始即论“胃体阳用阴,脾体阴用阳”,先论“阴阳异位”脾胃的特征,后依据症状论脏腑病机,言“脾胃升降不和,失其用”重申二者病理联系。病者“胸次嘈杂似饥,食后或腹中胀满”,病机为“脾胃升降不和”,即脏腑之用不达;“头炫耀旋”是因“水不涵木,阳化内风,上扰清空”所致;“小便淋漓艰涩”而知“化源渐竭,(肺)右降无权”;“恼怒不寐”是“(心)营液枯涸,孤阳亢逆”;“病在形体”则“两足浮肿,步履劳累”。此案论述脏腑气血阴阳为病,病机怎样,见症为啥,一一对应,可谓详备。据上述诸症合“脉数右涩左虚,舌光”之象,知其阴虚风动、肺气上逆、脾虚阳亢等都是脾胃升降不和,失其所用为先机,故以“缓治”为前提,除热调气,佐以清养,兼顾脏腑体用,治脾胃为主。

故冬不按蹻,春不鼽衄;春不病颈项,恶月不病胸肋;长夏不病洞泄寒中,秋不病风疟,冬不病痹厥,飧泄而汗出也。

故其生五,其气三。

方以人参、黄芪宁心养阴,健运脾胃,又有培土制木、生金之功;玫瑰、香附、橘叶遵“土得木而达”意,疏肝理气,助脾健运,补而不滞;半夏、枳壳辛开苦降法,降逆通腑,恢复生机胃腑功效;玉竹、石斛清灵柔润,滋养脾胃之阴,南阳先生有云“补胃阴以制龙相”,脾胃之阴得补则龙相之火可熄;郁金清心凉血,行气解郁,炒栀仁温中散热,利膀胱气化,医治兼证。方中用药多以炒制取白芷醒脾消痈之意,兼以川白芷之花叶更具疏散之力。秦笛桥立方取“胃体阳用阴,脾体阴用阳”之意,滋补脾胃之阴体,理气降逆助脾用通胃腑,二脏同调。《素问·玉机真脏论》曰:“脾脉者土也,孤脏以灌四旁者也”,脾胃旺盛则肝亢得制,心火得泻,肾精得充,肺气得降,诸脏皆调。

夫精者,身之本也。故藏于精者,春不病温。夏暑汗不出者,秋成风疟,此平人脉法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