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中异数牵牛子治病验案,营卫气血

牵牛子表面灰黑色者称黑丑,淡黄色者称白丑,每同用之,功效大致相似。性味苦寒,有小毒。归肺、肾、大肠经。功用特殊,有攻痰泻水、通利二便、杀虫去积之效,入药以散剂为宜。其通利二便之功尤为医家乐道,朱良春称之为药中异数。

【营卫气血】

咽炎是指内外邪毒结聚经脉不通而致的咽喉部红肿疼痛,或有异物感,或有颗粒状突起为主要特征的咽喉部疾病。本病在人群中分布较广,男女老幼均可患病,好发于冬春与秋冬之交。根据咽炎的病因病机及咽部形态不同,又有风热咽炎、风寒咽炎、阴虚咽炎、阳虚咽炎炎等不同。

治疗肾性水肿

营、卫、气、血是人体生命活动过程中所必需的物质和动力基础。气血在经脉中不断地循环运行。营、卫来源于水谷之精气,其生成要通过一系列的脏腑气化活动,如脾胃的消化运输,心脾的气化输布,然后分别营养人体各部,故《灵枢.营卫生会篇》说:「谷入于胃,以传与肺,五脏六腑,皆以受气,其清者为营,浊者为卫。」这里所谓“清”和“浊”主要是从功能上的差异而言。“清”是指营气的作用比较柔和,“浊”是指卫气作用的慓悍滑利,无所不到。“卫主气”,“营主血”,卫属阳而营用阴,阳主外而阴主内,故从所处位置而言,有“营行脉中,卫行脉外”之说,这虽不是绝对的,还是可以说明营和卫在内、外概念上的不同。从作用方面讲,“卫”有捍卫於外的“保卫“”用;“营”有充盈于内的“营养”作用。一般来说,“营卫”主要体现在功能作用方面,“气血”主要体现在物质基础方面。通过气血的运行,发挥营卫的作用。所以《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阴在内,阳之守也;阳在外,阴之使也。」“阴”指营血,“阳”指卫气,这些阴阳、内外、守(内守)使(运行)等对偶概念名词,提示了营卫气血之间的相互依存关系。清代叶天士的《温热论》就在这个基础上,把温病传变划分为卫气营血四个阶段,作为临床上辨证施治的纲领。参见“卫气营血辨证”条。

由风热邪毒而致的咽炎,称风热咽炎(急性单纯性咽炎),以咽部红肿痛为其主要症状。又有风热喉、红喉之称。因为咽喉疾病的形成都具有不同程度的气滞血瘀、经脉痹阻的病理变化,又多出现咽喉红肿疼痛、阻塞等现象,故又称喉痹。风热咽炎,常因气候急剧变化,起居不慎,肺卫失固,而为风热邪毒乘虚侵犯,从口鼻直袭咽喉,内伤于肺,相搏不去,致咽喉肿痛而为咽炎。此时邪在卫表,故病情较轻,若由误治,失治,或肺胃邪热壅盛传里,则出现胃经热盛之证候,病情转重。处暑前后,天气少雨,气候燥热,风热咽炎发病较多,同期诊治该类病人20余例,以疏风清热,解毒利咽为法治疗,收效较好,兹举二例病案:

20世纪60年代贵阳卢老太肾炎秘方,专治肾性水肿。方用黑白丑粉碎,与生姜、红糖、大量枣肉蒸制,以去黑白丑毒性,存其峻逐水肿的功效。此方攻补兼施,患者服后有大量水泻,水肿迅速消退,不仅治疗实证水肿,对虚象不十分严重的虚性水肿亦有较为理想的消肿效果。

案一 风热咽炎

牵牛子苦寒滑利,因其有攻痰泻水、通利二便的功效。将其运用于肺源性心脏病的治疗。在急性发作期于常规用药的基础上加用牵牛子,以逐肺之痰水,使肺部的感染容易控制,减轻心脏的压力。曾治疗一患者毛某,女,78岁。素有咳喘疾,经常住院,此次就诊因受凉咳嗽、咯痰、心悸、气喘加重,全身浮肿,便秘,尿量较少,医院诊断为肺源性心脏病,肺部细湿啰音。舌红苔黄腻,脉滑数。处方:麻黄6克,杏仁15克,生石膏30克(先煎),牵牛子1.5克(冲服),陈皮9克,炒白术15克,茯苓25克,太子参15克,百合30克,桔梗9克,枳壳9克,葶苈子15克(包煎),甘草5克。服药2剂,患者大便量较多,尿量增多,咳嗽、咯痰、心悸、气喘、全身浮肿减轻,肺部细湿啰音消除。

沈某,男,56岁。2018年8月16日初诊。二日前,感觉咽部干燥灼热,微痛,吞咽感觉不利,其后疼痛逐渐加重,有异物阻塞感。检查见咽部微红,微肿,随症状加重,悬壅垂色红、肿胀,喉底红肿,有颗粒突起。全身有发热,恶寒、头痛、咳嗽痰黄、苔薄白或微黄,脉浮数等症状。诊为风热外侵,肺经有热。治以疏风清热,解毒利咽。处方:射干10g,桔梗15g,薄荷8g,前胡12g,银花12g,连翘10g,大黄9g,蒲公英12g,花粉10g,马勃10g,牛蒡子12g,蝉蜕8g,杭菊花12g。5剂。服2剂,症状减轻,尽剂后痊愈。

治疗渗出性胸膜炎

方中薄荷、牛蒡子、杭菊花、蝉蜕,疏风散热;桔梗、前胡、射干,清肺化痰利咽;银花、连翘、蒲公英、花粉、马勃,清热解毒;大黄通便泻热,给邪出路,此所谓“病在上而治其下”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