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方称不找麻烦可优惠,十类医疗收费乱象最典型

4月11日,国家卫计委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研究中心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技术指导组在北京召开了医疗保障管理体制有关课题研讨会。

“从头部到盆腔,28小时被做13次CT,这到底是在急救还是在做全身体检?”8日,家住硚口区长丰大道的郭女士向记者反映,过年期间在京港澳高速湖南长沙境内撞上一辆小轿车,被撞的一位66岁太婆被送到湖南省马王堆医院抢救,但院方提供的费用清单令家属惊讶不已。

近日从福建省物价局了解到,从2011年4月起,该省组织开展了为期两年的医药卫生服务价格大检查工作,共查出291家单位存在不同程度的价格违法行为,涉嫌价格违法金额达3788.13万元,其中典型的违法医疗收费现象共有10类。

与会专家达成共识:医疗保障和医疗服务应统一到一个部门管理,这样做符合国际发展趋势,符合医保发展规律,更与当前权责一致的机构改革精神相契合。

郭女士告诉记者,2月9号凌晨她和老公一起从武汉出发,准备开车去海南旅游。6点50分左右,车行至京港澳高速公路水渡河大桥时,迎面撞上一辆小轿车。

这10类违法收费现象包括:一是自立项目、自定标准收费。擅自收取不在《医疗服务价格项目规范》目录内的孕产妇管理服务费、孕产妇系统保健费以及就诊卡费、条形码手腕带费等。二是超标准收费。如对规定减半收费的临时加床床位费等项目没有减半收费。三是重复收费。对优质病房病人收取空调降温费、对做心脏彩超的病人收取普通心脏M型超声检查费和普通二维超声心动图费等。四是扩大范围收费。部分三级医院向患者收取属于社区卫生服务收费范畴的婴幼儿健康体检费、健康咨询费。五是分解项目收费。将医疗服务价格标准中已包含的低值易耗材料和用品分解后单独收费,如收取缝线、敷贴、麻醉面罩、钠石灰、一次性使用护理包费用等。六是不按规定服务收费或只收费不服务。七是采取多计数量等方式多收费。八是价格欺诈。个别药店在降价促销活动中虚构药品原价等。九是超过规定的最高零售价或加价率销售药品。十是不按规定明码标价。

虽然卫计委专家达成了共识,但据记者了解,最近关于三大医保制度整合归属部门的争议很大。卫生系统人士认为社保应与卫生结合,才能充分发挥医疗保险的优势;但也有其它部门的专家坚持认为三大医保制度应统一归到人社部管理。

经当地交警调查,因路面结冰,被撞的这辆四川牌照的车20分钟前就与另一辆车相撞。事故发生后,四川车主杨庆福没有设置警告标志,车上的人员也没有疏散到路外安全地点,导致郭女士撞上了停在行车道上的事故车。

国务院办公厅3月28日发布《关于实施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任务分工的通知》,要求6月底前完成整合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职责等。

监控录像显示,郭女士的车被撞后发生旋转,将站在车旁的杨庆福、其妻子李桂珍撞倒,坐在车内的杨庆福的母亲——65岁的周婆婆头部和胸部也受了伤,三人都被送到了湖南省马王堆医院进行抢救。

目前三大医保制度中,城镇职工医保制度、城镇居民医保制度由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管;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由卫生部(现为国家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统管。

据了解,周婆婆2月9号上午9点入院,10号出现外伤性癫痫,于下午2点左右转到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为了便于家人照料,周婆婆18号再次转回马王堆医院。

中央财经大学社会保障系主任褚福灵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目前的分割状况存在着重复建设、信息不兼容的问题,管理层面也存在协调上的困难。

家属质疑

“当前三项基本医疗保障制度间既有交叉又有断裂,管理部门的分散也带来了财政的重复投入和管理上的相互掣肘,随着我国城乡一体化的快速发展,整合三项基本医疗保障制度的管理势在必行。”参加医疗保障管理体制有关课题研讨会的专家指出。

13次CT是急救还是体检

他们认为,医疗保障是否有效的评判标准并不在于基金是否平衡,而在于是否有利于参保者公平、方便地利用医疗服务。片面强调医疗保险基金平衡问题,单纯以经济手段对医疗机构进行总额控制,造成医院接收医保病人越多,反而可能要承担更多的医保结算损失,医院因此而推诿医保病人。“医保机构与医院间的相互博弈直接导致了参保人员就医困难,与深化医改、保障人民群众健康权益的目标相背离。”

再次入院时,马王堆院方要求先结清第一次住院的1万余元费用,这让家属们很是惊讶。“在二医院住了七八天才一万多元钱,为什么这边只待了一天就要一万元?”

记者了解到,无论卫生系统的专家还是局外的专家都赞同三大医保合一管理。但究竟放到国家卫计委还是人社部,大家分歧很大。

杨庆福发现,打印出来的费用清单显示周婆婆一共做了13次CT,分别是每三个椎间盘一个部位3次、颅脑、胸部、上腹部、下腹部各2次,盆腔1次,其他1次,单价270元,共花费3510元,占了总花费的三分之一。

“两个亿的时候,你不要;现在超过千亿规模了又想拿走,这对卫生系统确实不太公平。”一位卫生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当年国务院将新农合放到人社部管理,但社会保障部不想接这块“烫手的山芋”,才转给卫生系统管理。

“怎么能给老太太做这么多CT呢?这到底是在急救还是在做全身体检?”杨庆福说道。当时母亲主要是头部和胸部受伤,但CT却从头到盆腔都做了个遍,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参加医疗保障管理体制有关课题研讨会的专家指出,新农合以相对较低的筹资水平实现了较高参合率、较高报销比和更广受益面,显现出卫生部门统筹管理医疗保障和医疗服务的优良绩效。

周婆婆则告诉记者,自己只记得头天上午和第二天上午进了两次CT室,具体做了几次,她也弄不清楚。

郭女士昨天告诉记者,根据当地交警对此次车祸的责任划定,周婆婆的医疗费并不由她承担。但她则担心,做这么多次CT会否对太婆的身体造成伤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